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伟

历史的有趣在于许许多多的没想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王伟  

文史学者,已出版作品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,《818你不知道的晚清》(万卷出版社)。《名人的B面》有意出版请洽谈。约稿Q Q:328756562 328756562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皇帝爱财狂卖官 臣子刚正不买账  

2011-01-15 20:53:09|  分类: 午后的茶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”天下万物都是皇帝的,皇帝还缺什么呢?贪财捞钱。史海中就有一位这样的皇帝。

皇帝疯狂卖官

东汉末年的汉灵帝是一个喜欢做买卖的皇帝,他仿造民间的街市、摊贩,在后宫专门开辟了“宫中市”,让宫女嫔妃扮成各种叫卖商人和买东西的顾客,还有的扮成卖唱的、耍把戏的等,他自己打扮成商人,亲自操辔执鞭驴车,驱于集市上;或在酒店中寻欢作乐。肆中的货物都是搜刮来的珍奇异宝,有贪心的宫女嫔妃们趁机偷窃,灵帝不关心这个,他自得其乐玩个高兴就行。

昏聩的汉灵帝置国家大事于不顾,整日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。玩着玩着,这位皇帝老儿不满足搞这些“山寨”游戏,他开始玩真的了,他出卖的“商品”没有成本,是他家“树上结的”,这就是官职。上至公、卿,下至郎、吏,汉灵帝给每级官职都明码标价,“公”价千万钱,“卿”价五百万钱,他堂而皇之正大光明地将这个产业做大做强,公开出卖官爵长达七年之久。

汉灵帝卖官可谓“青天”,他铁面无私,讲究原则,一碗水端平,买卖公平绝不欺诈。就是对当时立有很大功劳、声望也很高的张温、段颎等人,也都是先给汉灵帝交足了买官的钱,才登上公位的。《资治通鉴》中有记载:“张温等虽有功勤名誉,然皆行输货财,乃登公位。”

尝到卖官带来的甜头之后,这位皇帝一发而不可收更加变本加厉,以后官吏无论是调迁、晋升或新官上任,都必须先期支付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官位标价。也就是说,官员上任要先支付相当他25年以上的俸禄。许多想做官的人都因无法交纳如此高额的“入门费”只好望之兴叹。当上了官的人大多会毫不迟疑的想方设法捞回自己的“投入”,这无疑刺激腐败的滋生,加重百姓的负担,导致社会的动荡。

就在这种贿赂成风腐败日盛,世风日下大环境之下,也有面对高官厚禄不为所动出污泥而不染的,典型的代表就是羊续。

臣子刚正忤逆

羊续(142年一189年) 生于东汉末年,字兴祖,太山平阳人,出身于官僚世家。父亲羊儒在汉桓帝时官至太常,负责朝廷礼仪。由于其父的恩荫,年轻的羊续官拜郎中,经过四次升迁后,官至庐江(今江西)太守,后任南阳太守。

羊续到南阳郡赴任太守时,只带一名侍从。他一到南阳郡界,便换上一身破旧的衣裳装扮成老百姓,微服私访。羊续走遍南阳郡所辖各县,倾听民声,了解当地风土民情和官吏们的政绩,对郡内情况了解的很周详。

羊续在南阳当太守时,他仍将妻儿留在老家务农。后来,妻子带着儿子到南阳找他,羊续不让他们留下来与自己共同生活。妻子伤心至极,以为他变心了。羊续让他们母子俩到他的住处,妻子一看,羊续住处家徒四壁,除了一条粗布被,两件旧短衣,一点盐和几斛麦子之外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。他流着泪愧疚地对妻子说:“你看我这日子,哪能养活得了你们娘俩呀!”“吾自奉若此,何以资尔母乎!”妻子看到原来实情是这样的,掩面而泣,只好带着儿子返回老家。

太守府府丞焦俭看到羊续生活清苦,给他送去一条鲤鱼以示关心。羊续没有吃这条鱼,而是将鱼悬挂在厅堂里。过了几天,焦俭又拎着更大的一条鲤鱼来拜访,看到上次送的鱼悬挂在厅堂上已成了枯鱼干,他明白了太守的意思,不敢再送了。从此,也再没有人敢给太守送礼了。羊续悬鱼拒贿的故事流传了千古。

当时南阳郡有权有势的豪绅望族大多崇尚豪华的服饰,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。羊续对这种风气深恶痛绝。他身为一郡最高长官,生活却相当俭朴,吃的是粗茶淡饭,穿的是破旧衣服,出外工作乘坐的是瘦马拉的破车。在羊续的影响下,那些平时生活奢侈的官绅们不得不有所收敛。

羊续为官施政清廉俭朴声名远播,他在南阳为官三年,家无长物,身无余财,两袖清风,从不收取任何人的馈赠。府中资藏只有布衾、盐、几斗米而已,典型的“穷官”一个。但他做了大量让百姓拥戴、朝廷喜悦的事,深为人们敬重。“敝衣薄食,车马赢败”是他一生最形象的写照。

《后汉书·羊续传》载:东汉中平六年(189年),汉灵帝以羊续政绩卓异,想任命他为太尉。按照汉灵帝的规矩:凡要担任三公(东汉时太尉、司徒、司空称为三公,是辅助国君掌握军政大权的最高官员。)的人,都必须向“东园(官署名,掌管皇家陵墓内器具的制造与供应)”捐献礼金千万钱,然后,才能正式授官。朝廷还派中使(又称为左驺)加以监督。

催交礼钱的中使所到之处,官员们都争相奉承,还要给予丰厚的礼物加以贿赂。这可绝对是一个没人肯得罪敢得罪的肥差。没想到,中使来到南阳郡后却受到了冷落,他来到羊续家中,羊续只是让他坐在薄薄的席子上,并且开门见山地说:“请奏明皇上,臣的全部资产,只有身上穿的这件旧布袍而已。”说着便将袍子提起让差使看,这件旧袍子早已磨得千疮百孔,连棉絮都快掉下来了。

中使在羊续这里不仅没拿到分文礼银,而且也没有得到“应有的尊重”,回去向汉灵帝作了报告时说了羊续的坏话。汉灵帝听后甚是不悦,他压根儿都不会想到一个太守竟会穷窘到如此地步。但他没有被羊续的清廉所触动,反而觉得如受辱一般。心里一定在想:这个羊续怎么这样不知道好歹,不识抬举。一怒之下改变初衷,只是任命羊续当了一名没有实权的“太常”。遗憾的是好人不长寿,没等到他上任,忧愤成疾的羊续便病故了,时年仅48岁。一代清官羊续由于不遵守“游戏规则”终成为沧海遗珠。

羊续活着时清正廉洁,临终前还嘱咐属下,草敛薄葬,一切从简。按当时朝廷的规矩,像羊续这样的官职,死后葬金可达一百万缗(串)。但羊续临死前交待过,这钱家人一文都不能要,全部上缴国库。别人赠送的礼钱,也都一律退还。曾两次给羊续送鱼而受其教育的府丞焦俭,悲痛不已,亲自为羊续治丧,遵照羊续遗嘱,公私赙钱一无收受。汉灵帝也闻之感动,敕令厚葬羊续。

汉灵帝刘宏是东汉第十一位皇帝,他与其前任汉桓帝的统治时期是东汉最黑暗的时期,公元189年,昏庸的汉灵帝草草的结束了他的一生,终年34岁。汉灵帝死后,14岁的皇长子刘辩继承皇位,史称汉少帝。后董卓废少帝,立汉灵帝的另一个儿子陈留王刘协为帝,史称汉献帝,也是汉朝400年历史中的最后一个皇帝。又过了三十年,风雨飘摇之中的东汉王朝土崩瓦解。

明朝于谦曾经吟诗称赞羊续:“喜剩门前无贺客,绝胜厨传有悬鱼。清风一枕南窗卧,闲阅床头几卷书。”

汉灵帝的荒淫无度肆卖官鬻爵,肆意践踏官职这一国家之名器,无疑为苟延残喘行将朽木的东汉王朝注入最后的凝固剂。国势益弱,使原本就风雨飘摇的汉室更是雪上加霜。这也愈发显得羊续出污泥而不染,视富贵如浮云,视金钱如粪土,难能可贵的高风亮节高尚人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