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伟

历史的有趣在于许许多多的没想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王伟  

文史学者,已出版作品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,《818你不知道的晚清》(万卷出版社)。《名人的B面》有意出版请洽谈。约稿Q Q:328756562 328756562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大清的角落】年羹尧确实很嚣张  

2011-11-02 08:16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读浩瀚的中国历史,时常看到“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”这句话,其实也不能全怪帝王这样做,有时候也是这些立了不世功勋的功臣自恃功高妄自尊大,丝毫不知谦逊自保,又不守为臣之道,加上贪赃受贿,植党营私,甚至显露出也要过一下当皇帝的瘾,种种大忌导致己身势必不能得到善终,雍正王朝的年羹尧就是十分明显的一例。

有清一代,各朝惩处的重臣,唯有雍正王朝的年羹尧被冠以的罪名最多,达到92条。这些大罪分别是:大逆罪5条,欺罔罪9条,僭越罪16条,狂悖罪13条,专擅罪6条,贪婪罪18条,侵蚀罪15条,残忍罪4条,忌刻罪4条。

“残忍罪”是年羹尧较其他其他获罪重臣一项较为特殊的罪名。

《清人名人轶事》中有一则这样的记载:年羹尧大将军军法及其严厉,一言既出,部下必严格依令而行。一次下大雪的时候,大将军坐轿子出门,侍卫们扶着轿子跟从而行。雪花落满侍卫的手上,积了很厚一层,年大将军心中有些不忍,下令说:“去手。”他是担心侍卫的手冻僵了,让他们把手收回去。这些侍卫没能领会这个意思,竟然各自拔出所佩戴的腰刀,直接将自己的一只手斩下,鲜血立时涔涔滴落雪地上,白雪鲜血,分外耀眼。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年大将军之军令是多么严峻,也可以看到他平日性情是何等的残酷。这段文字看得直叫人心惊胆颤。

上面记载的这件事情不算什么,好歹还没出什么人命,这位叱咤风云的年大将军凶残暴虐视人命如草芥的事情多了去了。

《栖霞阁野乘·年大将军延师》记载的是一位塾师在年府的惊魂录。文中记载年羹尧请了姓沈的塾师前来教导其六岁的幼子,安排八名书童专门伺候塾师。塾师早上起来,八个书童围着他小心伺候。塾师不敢享此礼遇,一再要求自己洗漱。为首的书童十分恐惧,说:“大将军下令,‘服侍先生要像服侍他一样,不得有违。’您要是不让我们服侍,我们就会有大祸临头。”这位沈塾师坚持要自己来,书童没办法,只好把洗漱用品放在盥洗架上。谁料正当塾师洗脸的时候,年大将军突然带着侍卫进来,见书童没有顶着银盆,立时暴怒,给身边侍卫使了眼色,侍卫便把书童带出,片刻功夫,提着书童的人头进来,禀告说:“书童不知尊敬先生,已将他斩首。”

年羹尧一次和塾师一起吃晚饭,不巧塾师饭碗里有粒谷子,他便将其拣出。年羹尧看见后脸立马沉了下来,把侍卫招来,低声吩咐了一下。眨眼间,侍卫便提了个人头进来,说已经将那个拣米不干净的厨子斩了。

年羹尧出征大捷回来,塾师见证了这位大将军对部下定功过、奖赏罚的过程。大将军端坐厅堂之内,两侧林立着全副武装的甲士,大将军旁边有文官根据记录逐一报告所有征战人员的功过。立功多的,当下就换上应升的品服,赏酒赐座;有过失的,年羹尧沉着脸,当下呵斥,手一挥,甲士便上前剥了那人的品服,拉出门外,或鞭挞或砍首。年羹尧为人严苛残暴,因而被罚被杀的多于赏赐的。这情形直叫这位塾师吓破了胆。

雍正皇帝也亲眼看见了这位大将军的威风。

年羹尧平定青海、西藏以后,班师回京时,雍正皇帝率领百官前往亲迎设宴接风。当时正值酷热的六月天,年羹尧的大军所有兵士全身甲胄站在烈日之下,军容雄壮而严整。雍正皇帝很是叹服年羹尧治军之严。为了表示朝廷对将士的仁慈厚爱,雍正传旨三军,卸甲休息,犒赏酒肉。圣旨连宣三遍,所有将士仍站在原处纹丝不动。雍正对年羹尧说:“天气炎热,大将军可命众军士卸甲休息。”年羹尧从怀中取出一面小旗,交给自己的侍卫,侍卫举着小旗在幄外轻轻一摇,众将士立刻脱下甲胄,悄无声息地退下。雍正看见这一幕心中很不是滋味,这天下君主的圣旨竟然抵不过年大将军的一面小旗。

年羹尧在西安的总督府辕门、鼓厅画上四爪龙,吹鼓手着蟒袍,与宫廷相似。年羹尧令文武官员在辕门坐班,他还把雍正派来的侍卫吩咐为他前引后随,牵马坠蹬。

年羹尧对雍正的圣旨也竟然两次“不行宣读晓谕”。他在与督抚、将军往来的咨文中,本属平行公文,他却擅用“令谕”,语气模仿皇帝,把同官视为下属;甚至蒙古扎萨克郡王额附阿宝见他,也要行跪拜礼。更加嚣张的还有,他曾向雍正帝进呈由他其出资刻印的《陆宣公奏议》,雍正帝欲为此亲撰序言,但年羹尧以不敢“上烦圣心”为借口,代雍正帝拟就序言,要雍正帝颁布天下,僭越为所欲为,眼中哪还有皇上。

年羹尧在军中及川陕用人一向自专,人称为“年选”,“异己者屏斥,趋赴者荐拔”,形成庞大的年羹尧体系。

雍正二年(1724)年十月年羹尧第二次进京陛见,他令总督李维钧、巡抚范时捷等跪道迎送。到京时,黄缰紫骝,郊迎的王公以下官员跪接,年羹尧端坐马上,瞧都不瞧一眼。王公大臣下马向他问候,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。在京期间,年羹尧“传达旨意,书写上谕”,俨然成为总理事务大臣。这位不可一世的大将军眼里不但没有王公大臣,最后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了。

《清史稿》载:“年在皇帝面前‘箕坐’(两腿伸直岔开的轻漫坐姿),无人臣之礼。”这次觐见之后,雍正下了惩治这个天下“第一负恩人”的决心。他给年羹尧的朱谕说:“凡人臣图功易,成功难;成功易,守功难;守功易,终功难……若倚功造过,必致反恩为仇。”为他指了一条末路。

《清史稿》上说,“(隆)年凭借权势,无复顾忌,罔作威福,即于覆灭,古圣所诫。”年羹尧自恃功高,专横跋扈、骄恣贪暴、横行霸道,暴虐无常,杀戮任性,残暴对待部下,丝毫不知谦逊自保,不守为臣之道,做出诸多超越臣子本分的事情,死确实是咎由自取。《清代轶闻》也说“年挟拥戴功,骄益盛”。

“树倒猢狲散”,年羹尧的身败名裂使他的家族,他所倾心培植的整个势力都受到牵连,然而也有一些能够高瞻远瞩的人,审时度势及早离开了年羹尧,因而能够自保。

《清史稿》记载了这样的几件事。

与年羹尧同年的阿文勤,看到年受到的恩宠日渐隆重,也看到年日渐猖狂嚣张,知道他一定会失败,于是主动与年疏远。一次二人在朝房中相遇,年对他说:“我二人是同年,为什么会象这样冷漠。”第二天年派人送了许多物品给他,阿文勤只是象征性的收了袍褂料各一点,亲自到年邸府致谢,此后再也不通往来。当年被赐死的时候,受到牵连的人相当多,文勤却没有受到连累。

年羹尧镇守西安时,广罗人才,孝廉蒋衡前往年处应聘。年羹尧十分欣赏他的才华,对他说:“明年科举考试状元一定是属于你的。”主官忌惮年的权势那里敢违抗。蒋看到年作威到如此肆无忌惮的地步,对他的一位朋友说:“年工的德行与他的威厉相差甚远,这样下去祸难早晚必至,我们要及早做准备离开他。”可是这位朋友不听从他说的。蒋假装有病请求辞归,年羹尧赠送他千金,蒋不敢接受。换成百金,他才接受了。当年羹尧事发时他的那些幕僚都受到牵连。因年羹尧平时奢侈,凡是接受他赏赐不够五百金的都不作追究,蒋衡因此躲过一劫。

湖南人孙剑才以善于卜卦而在年羹尧的幕府上呆了两年。年羹尧新府邸落成后,各路术士云集,都说:“年府是百年大业。”孙剑才说:“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片废墟。”年大怒要杀了他。孙请求让他将话说完情愿一死,孙说:“大将军威震中外,然而功高则主上疑虑,主上会严格查寻疑处而同僚也会诬蔑陷害,这绝对不是什么福事。现在,张广泗、岳钟琪率领大军征西,已成犄角之势,这是为了牵制大将军。如果大将军能派人刺杀了张、岳,自己统领大军攻入燕地,这样就可确定天下了,这是子孙万世的基业啊。”年羹尧说:“事情的成功失败是不可预断的,我还是一定要掌握好兵权的。”在这一番交谈后,年羹尧放了孙剑才,孙换了一个名字隐姓埋名。

年羹尧幕府中有个叫汪景祺的举人曾给他上了一个折子,叫《功臣不可为》。他说,“功臣之所以难做,问题出在主子身上。那些主子既害怕别人作乱,又要依靠功臣去戡乱;但乱平后,往往又猜疑功臣,他们认为功臣既然能定乱,必然也能作乱,因此对功臣起疑惧之心;功臣得到主子的封赏后,往往会被小人嫉恨并在主子面前大肆中伤,要是功臣壮着自己的功绩,在主子面前直言相谏的话,往往会被主子认为骄横,进而怒之厌之。如此一来,‘进不得尽其忠节,退不得保其身家’,功臣无论如何都要获罪,难逃一死。”汪景祺写这篇折子的时候,正是年羹尧得意之时,他没有理会汪景祺的劝告。

赐死年羹尧之后,雍正很是痛心,说:“朕今深恨辨之不早,宠之太过,愧悔交集,竟无辞以谢天下,惟有自咎而已。”雍正还有一句话很是耐人回味:“大凡德可恃而才不可恃,年羹尧乃一榜样,终罹杀身之祸。”(王伟)



【大清角落】纪晓岚揭露:清官府是如何断案的 - 王伟……在河之北 - 王伟


  ——本文选自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 。

  本书在全国各大书店销售。以下网址邮购。 

  http://www.phei.com.cn/query/bookclasslist.asp?bK_catalog=0203

  http://newbook.openbook.com.cn/Book/2170542.html 

  http://book.kongfz.com/17610/96308195/

  http://newbook.openbook.com.cn/BookCatalog/2170542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