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伟

历史的有趣在于许许多多的没想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王伟  

文史学者,已出版作品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,《818你不知道的晚清》(万卷出版社)。《名人的B面》有意出版请洽谈。约稿Q Q:328756562 328756562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名人B面】沈佩贞,民国时期的“政治宝贝”  

2011-09-14 08:29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沈佩贞,此女安徽人,颇具姿色,摩登浪漫,在民国初年,曾是京城著名的“北漂”女郎,神通广大的“女政客”,鼓吹帝制的“洪宪女臣”。为获取名利不惜牺牲自己色相,这位时髦女郎令民国初年的一批政要权贵接连拜倒在自己裙下。她民国两任大总统袁世凯、黎元洪都被她的石榴裙拿下。

高芾在《野史记》曾称沈佩贞为民初的“政治宝贝”。

出来混都是要嚎头的,沈佩贞拿出来的名片吓你一跳。1915年,袁世凯复辟时,沈佩贞印制了一张大名片。

大总统门生:沈佩贞

原籍黄陂,寄籍香山,现籍项城。

大总统自然指的是指袁世凯。黄陂则是黎元洪的原籍,香山指北京香山,项城是袁世凯的故乡。这个摩登女郎刚出道时首先拿下正是黎元洪,所以黎元洪的原籍则成了他的原籍。跟了袁世凯自然成了项城的。

武昌首义后,当上大都督黎元洪吸引了无数美女的目光,一心想往上爬的沈佩贞也盯住了黎元洪,想要借这块跳板一举成名。美女的一个秋波,黎大都督立即心旷神怡,哪有狼不吃肉的,两人很快便发生了暧昧关系。这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,黎元洪的小妾危文绣发觉后顿时醋劲大发,闹得不可开交,最终硬是逼迫黎元洪把沈佩贞赶出武汉才罢休。

落寞的沈佩贞带着一肚子的委屈来到京城,成了最早的“北漂”一族。

热衷于政治的沈佩贞,根本不顾及自己的声誉,她先是瞄准执掌京城治安大权的步军统领江朝宗,这样她有了个“义父”。又认武卫军总司令段芝贵为“叔父”。天下人谁不知这期中的暧昧龌龊。

沈佩贞纠集起一批不乏名门闺秀、虚荣的女生,美其名曰“女志士”,她经常带着她们出没于总统府及权贵宅第。

江朝宗为这批“女志士”特在京城设一“驻京办”,沈佩贞为处长,下设秘书、干事等。这个“驻京办”,实际上相当于一个“高级娱乐会所”,江朝宗、段芝贵等京城政要权贵是此间的常客,一时门庭若市。沈佩贞成了京城名噪四方的交际花。

沈佩贞的投怀送抱自然不会白付出,她换来了两大权贵的引荐,沈佩贞便以“支持帝制”为名,成了新华宫的常客,袁世凯不用考虑自己的一妻十五妾,笑纳了这位时髦女郎的投怀送抱,她由此被聘为总统府顾问,还一度被派去绥远担任将军府高级参议。沈佩贞摇身一变成为袁世凯的“门生”,成了袁世凯的“洪宪女臣”,就差袁世凯第十六房妾的名号了。

当时许多人拿她与妓女对比,说纯洁的在妓院,而堕落的在官场。

1912年8月间,京城湖广会所举行的同盟会改组大会,宋教仁草拟的新党章中没有任何关于“男女平权”的条款,却有禁止女性加入的提议。作为同盟会会员的沈佩贞与唐群英,一起冲上主席台扭住宋教仁就打。随后,沈佩贞、唐群英又专门谒见了孙中山,沈佩贞“哭声震屋”,挥泪诉说她和唐群英等女子把生死置之度外,奔走于炸弹队,目的就是为了争取自由、争取平权……为争“女权”大出风头。

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

在沈佩贞异常嚣张时,毫不知检点的她很快就卷入了一场乱七八糟的丑闻。

1915年的春末夏初,沈佩贞邀约了一批腻友在醒春居饮宴。醒春居当时在北京东四七条胡同,原是曾任成都将军、四川总督、内务府大臣奎俊的私人花园别墅,清廷垮台后,屋主租给商人开菜馆,因它具有园林之胜而盛极一时。

这伙人可不是王羲之那班文人墨客相聚“修禊事也”。沈佩贞率领靓装艳服、尽态极妍的妇女十余人参加宴会,席间脱鞋解袜,换穿绣花拖鞋,坐卧在海棠花下,搔首弄姿。酒筵布置在假山边的旷地,男女主宾三十多人纵情大吃大喝,谈笑风生,没有丝毫拘束。大家吃喝到有点飘飘然微醉时,有人提议“诸位佳人,跣足入座,圆肤光滑,如洗凝脂。可用‘闻臭脚’做酒令,顺着行酒,即用此三字,连贯成文,要全用成语,如令到不成的,罚依醒春居酒数(一茶杯绍兴酒),闻臭脚一次。”这场集会谑浪笑傲,污秽不堪,简直就是流氓阿飞的行径。

这事被上海《神州日报》给曝光了,指名道姓地称沈佩贞与步军统领江朝宗在北京城里的醒春居酒楼,“当时丑态,连刊三日”。

沈佩贞见报后勃然大怒,立即要求《神州报》主编汪彭年摆酒席请罪,并登报声明,但汪不予理睬。于是,沈佩贞亲率20多名女将,以及几十名卫士冲进汪公馆。汪彭年不敢招架从后门溜走。客居在汪公馆众议员郭同出面制止,却被一顿暴打,他的裤腰带都打断了。随后汪家室内的家具物件被砸得稀巴烂。

大官郭同怎肯咽下这口恶气?他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。事情闹大了,江朝宗等便不敢出面。袁世凯也感到自己的“门生”实在太丢脸,放出风来要求法办,最终的结果沈佩贞罚禁押半年。但入押不久,江宗朝等即将其保释出来。

溧水人濮一乘作《新华·竹枝词》,刊于《上海时报》云:“最是顽皮汪寿臣,醒春嗅脚记来真,何人敢打神州报?总统门生沈佩贞。”“杯酒调停事不成,郭同起诉地方厅,议场捣乱刘麻子,糊里胡涂作证人。”

这场风波过后,“女流氓”和她的名字联系到一起。人们开始对她嗤之以鼻,“政治宝贝”遭到各个主子的遗弃,沈佩贞风光不再。

袁世凯死后,沈佩贞失所凭依,北京政局又变了些样。于是她不得不另找新生活,别寻出路。当时广东正树起了护法旗帜,南北的志士、政客都奔集五羊城中。沈佩贞也南下广州,住在珠江北岸的东亚旅馆。某日晋谒孙大元帅,某日访问参众两院议长,某日拜访各部部长的新闻,时在报上披露,俨然是个政治要人的模样。

沈佩贞为了解决自己的巨额开销,她嫁给了国会议员魏肇文,千万不要谈什么感情,只因魏死亡家里还有点私产。但是沈佩贞风流成性,不久又给魏议员戴了绿帽子,终于给老魏发觉,便把她扫地出门。沈佩贞没了固定收入,心有不甘,于是向广州法院提起诉讼,说魏肇文抛弃妻子,不给生活费。大小报刊肆意渲染这场风流官司,开庭之日,万人空巷。

最后法官判决:此案两造全是姘居性质,既无合约文件,又没有生男育女,双方随时可以分手,和正式夫妻的关系完全不同。本案撤销,不予受理。讼费由原告沈佩贞负担,此后不得滋生事端,否则依法惩处。

沈佩贞是伤心欲绝掩面痛哭着出的法庭,她接连几日到国会议员招待所,见到魏肇文就上去纠缠。魏肇文只能暂避骚扰。冤家路窄,一天两人在路上碰到,沈佩贞即扭魏肇文理论。到了警署,警长知道沈佩贞的风流韵事,即训斥沈佩贞,并限其三日内从广州消失,否则拘案送办。

沈佩贞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在珠江河畔立足,只得静悄悄地溜回北方去。当年威赫一时红得发紫的“洪宪女臣”,晚景下落不明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