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伟

历史的有趣在于许许多多的没想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王伟  

文史学者,已出版作品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,《818你不知道的晚清》(万卷出版社)。《名人的B面》有意出版请洽谈。约稿Q Q:328756562 328756562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百样风情苏东坡】苏东坡差点当了和尚  

2011-10-24 07:19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坡居士在历史上绝对可称家喻户晓大名鼎鼎,这位居士一生与佛家结缘,为后世留下了诸多与佛家有关别开生面的故事,让后人读来津津乐道。这位大师与佛家有不解之缘,那他是否曾想过落发当和尚?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先聊聊东坡居士与佛家的一些故事。

苏东坡与佛印禅师俗家佛家一段段充满禅机的对话流传了千古,历史上确有佛印禅师其人,明代作家魏学洢撰写的文章《核舟记》,文中有“船头坐三人,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,佛印居右,鲁直居左。”之句,所说的佛印就是这位僧人。他与苏东坡同一个时代,是一位佛学、文学都有造诣的高僧,宋神宗皇帝曾颁赐他一个“高丽磨纳金钵”,以表扬他在弘扬佛法所作出的成就。世人知道这位高僧,却是因他和苏东坡的名字紧紧地连在一起。

苏东坡在黄州时,做了一首赞佛的诗:“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;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”苏东坡的这首诗明在赞佛,暗含着作者超然大气的境界,尤其是“八风吹不动”一句(八风:利、衰、毁、誉、称、讥、苦、乐),喻示他已达到了心能转物而不为物转的地步,能像佛陀一样坚如磐石。东坡叫人把这首诗送给佛印禅师看,佛印看到苏东坡的诗,写上“放屁”两字,叫来人带回。苏东坡十分恼怒,亲自去找佛印禅师理论,一直奔到禅师的方丈室,忽然发现门上贴着一张字条,写着:“八风吹不动,一屁过江来。”苏东坡幡然醒悟,感到惭愧和肤浅。

佛印禅师正要讲经时,苏东坡穿着整齐的官服走来。佛印对苏东坡说:“苏居士,你来的不是时候,这里没有你的坐位了。”苏东坡知道这句话含着禅机,也就话里有话答道:“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借四大当坐位,让我一坐呢?”佛印禅师说:“也好。但我有个问题问你,你若答得出,我就借你;若回答不出,你身上的那条玉带,就要留在这里做纪念。”佛印禅师问道:“居士要借四大来做坐位,居士是懂得佛法的,佛经上说,‘四大(地、水、火、风)皆空,五蕴(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)无我。’请问居士朝哪儿去坐呢?”苏东坡一时语塞,只好解下神宗皇帝赏赐的玉带送给佛印。那条玉带,长约二尺,宽约二寸,带上缀着米色的玉石,精美绝伦,现保存在金山寺中,供人观赏。

以上一些故事,大多无可考证,金山寺的故事有玉带为物证,证明这个故事还考点谱。至于牵扯到苏小妹的那件东坡将佛印比喻成“牛粪”,而佛印却说东坡是“佛”的故事,则绝对不可信,因为东坡没有小妹。

苏东坡一生漂泊无定,足迹所到之处,只要有寺庙,他都会前往游览广交僧侣禅师。因此,东坡居士不仅仅有佛印一个佛家朋友,他与很多位高僧都有来往。

元丰三年(1080年),苏东坡被贬黄州(今湖北黄冈)期间,住在定惠院,与参寥禅师经常谈论佛法,作《记游定惠院》,“黄州定惠院东小山上,有海棠一株,特繁茂。每岁盛开,必携客置酒,已五醉其下矣。今年复与参寥师及二三子访焉……”他与参寥一起游览寿星寺时说道:“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,曾经就在这所寺院中。”此后,苏东坡便经常到这所寺院小憩。

东坡再次遭贬谪经过庐山时,去东林寺拜访了常总禅师,跟他谈论佛法,东坡作偈一首:“溪声便是广长舌,山色岂非清净身。夜来八万四千偈,他日如何举似人?”“广长舌”是佛陀善于说法的象征,“清静身”指佛体。

在东坡病重生命弥留之际,径山寺住持维琳不远千里来看望他,为他诵经祈祷。苏轼作《答径山琳长老》“与君皆丙子,各已三万日。一日一千偈,电往那容诘。大患缘有身,无身则无疾。平生笑罗什,神咒真浪出。”一诗赠维琳长老。长老不解末两句典故,东坡说:“天竺高僧鸠摩罗什病危时,作得三道神咒嘱咐弟子们诵读解痛,没有任何效果。”东坡认为此举滑稽可笑,明确表明他自己不相信这些不切实际的迷信与虚妄。

佛印对东坡苦心劝化点悟,一直不离不弃。苏东坡移居惠州,佛印禅师写信给他,说:“人生世间,如白驹过隙。三二十年,功名富贵,转眼成空,何不一笔勾断,寻取自家本来面目?万劫常住,永无堕落。”这几句话,是劝苏东坡放下万缘脱离红尘修行佛法。然而,东坡终未能像后世的李叔同那样来个华丽决绝的转身。

佛家把人生比喻作“如梦、如幻、如影、如露、如电”的“六如”。东坡追求的却是“生谓之宅,死谓之墟。”参透生死,人我两忘的“真吾”境界。他在《六观堂老人草书》中说:“物生有象象乃滋,梦幻无根成斯须。方其梦时了非无,泡影一失幻影殊。清露未晞电已阻,此灭此尽乃真吾。”东坡自言拈花破颜,无师自通。“若要了心,无心可了。无了之心,才是真了。”

东坡五十九岁时再贬至惠州安置。南迁路上,他拜谒了曹溪南华寺,写下《南华寺》:“云何见祖师,要识本来面。亭亭塔中人,问我何所见?可怜明上座,万法了一电。饮水既自知,指月无复眩。我本修行人,三世积精炼。中间一念失。受此百年谴。抠衣礼真相,感动泪雨霰。借师锡端泉,洗我绮语砚。”东坡说,我为什么要来参拜祖师?是要知道“本来面目”。我本是佛门中人,前生三世修行,可惜一念之差落入尘世,招来一生忧患。现在,我在祖师面前顶礼膜拜,痛哭流涕,要用曹溪祖庭的清泉,洗尽心中对尘世的依恋。

苏轼研读佛教经典,深悟佛学要意,自号东坡居士,自称“ 洗心归佛祖 ”,他曾经常到佛寺焚香打坐,体味物我两忘,身心皆空的境界。他的禅话被收入禅门语录,他本人也被看作是临济宗黄龙派东林常总的继承人。

苏辙在《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》中说:“初好贾谊、陆贽书,论古今治乱,不为空言,既而读《庄子》,谓然叹息曰:‘吾昔有见于中,口未能言,今见《庄子》,得吾心矣。'……后读释氏书,深悟实相,参之孔、老,博辩无碍,浩然不见其涯也。 ”从这段文字可见苏轼思想的转变过程,他先是学习儒家思想,重实用之学,不学无用的空言。后对庄子的道家感兴趣,觉得与他的心境共鸣。而接触佛家经典之后,感到佛家思想超越儒、道,能够博辩无所不能,茫茫不见边际。可见佛家思想对东坡的巨大影响。

苏东坡大半生处在党争中,满肚皮的不合时宜,屡受打击无法施展自己的理想抱负,仕途上郁闷不得志。因此,在东坡浪迹江湖的羁旅中,谈禅说偈无疑是他自我解脱的一剂良方。他与和尚来往频繁,与和尚吟诗交流,谈论佛道,在佛家精神家园里寻找一种解脱,用“万物皆幻”的思想麻醉自己借此消愁。仅是以佛家的处世态度处世哲学,作为解脱自己烦恼的工具。虽然在他人生轨迹中表露出佛家影响,但他内心深处思想主旨仍然是传统正统的儒家思想,“一切都可说,都可说个明白”。

反之,东坡认为和尚的“不可知”、“不可说”、“不可捕捉”都是故弄玄虚是不可当真的,都是一些“荒唐之言”。因此他对这样的和尚是大不恭敬的,“辄反复折困之” “面颈发赤”,就是说反复折磨这些和尚,给他们出难题让他们难堪,这位东坡居士这样说也这样做:“吾之于僧,慢辱不信如此。”他对佛教的那套清规戒律也不认可,他曾说佛教的那些清规戒律都是给那些“愚夫未达者设”的,他自己是绝对不相信的。

东坡也不是没有想过出家当和尚,也曾“归诚佛僧”。在屡次遭受贬谪中他用“万物皆化”来为自己解脱,既然万物皆幻,欢喜忧愁升降沉浮都无所谓。东坡在《黄州安国寺记》中有这样的想法,“盍归诚佛僧,求一洗之?得城南精舍日安国寺,有茂林修竹,陂池亭榭。间一二日,辄往焚香默坐,深自省察,则物我相忘,身心皆空,求罪垢所从生而不可得。一念清净,染污自落,表里脩然,无所附丽。”表露出自己干脆出家当和尚来个彻底改头换面,解脱那些萦绕一生无法解脱的痛苦。

东坡是一个十分突出的矛盾结合体,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飞鸿那复计东西?老僧已死成新塔,坏壁无由见旧题。往日崎岖还记否?路长人困蹇驴嘶。”他在《和子由渑池怀旧》一诗中又表示,不仅具体的生活行无定踪,整个人生也充满了不可知,就像鸿雁在飞行过程中,偶一驻足雪上,留下印迹,而鸿飞雪化,一切又都不复存在。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归宿。

不相信佛家所说的那些虚无幻想;只从内心感激佛家对他的帮助解脱,“东坡向佛,心中无佛”这就是东坡居士对佛家真实矛盾的态度。更重要的是他怀有一颗济世息民的心,以天下和黎民为念,而不是追求一种独善其身的状态。东坡内心深处还有封建士大夫浓厚的忠君思想,一直期盼自己能够为北宋王朝的强盛奉献自己的才智。

这样说来,苏东坡怎么可能落发出家去当和尚呢?(王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5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