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伟

历史的有趣在于许许多多的没想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王伟  

文史学者,已出版作品《大清的角落》(电子工业出版社),《818你不知道的晚清》(万卷出版社)。《名人的B面》有意出版请洽谈。约稿Q Q:328756562 328756562@qq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张宾:运筹帷幄安国邦,堪比张良诸葛亮  

2011-11-07 08:32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华历史上下五千年,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开始称皇帝后,这两千多年来穿上龙袍当上皇帝的也就那五百来人。然芸芸众生中渴望建功立业者如茫茫沙砾不知几许,而真正能做到成功的又如璀璨星光寥寥无多。

公元三百年邢台大地上出现一个叫张宾的人,他帮助羯族人石勒在襄国(河北邢台)建立了后赵(319--352),自己也得以成为开国功勋,作为一个成功者将自己的名字书写在青史上。

张宾(?—322年),字孟孙,赵郡(今邢台)人。十六国时期后赵大臣、著名谋士,张宾自幼好学,“博涉经史,不为章句,阔达有大节”,他曾经对其兄弟说:“吾自言智算鉴识不后子房,但不遇高祖耳。”

张宾饱读史书活学活用不泥于章句从中汲取了诸多经验。他评价自己的谋略不在张良之下,只是没有遇到像汉高祖刘邦这样的人,因而抱负得不到施展。

西晋八王之乱时,石勒当时是刘渊的辅汉将军,与诸将攻占山东。当张宾见到石勒,一番观察之后他对自己亲近的人说:“吾历观诸将多矣,独胡将军可与共成大事。”于是张宾“乃提剑诣军门,大呼请见”。

张宾投到石勒门下,但石勒并没有马上器重他。直到张宾有机会显示他如张良诸葛亮般的智谋“机不虚发,算无遗策”,石勒这才开始倚重他,把张宾当成自己的主心骨对他言听计从,且称他为“右侯”而不叫他的名字。

石勒起兵初期与刘备一样,四处游击虽然经常得胜,但由于没有固定的根据地而飘忽不定,未能掌握到必要的土地和人民,也就是没有立国之本。在这个关键时刻,张宾要石勒考虑立足中原这个重要问题。

“隆中对”

石勒“盖欲有雄据江汉之志”,(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)准备据守江、汉,因而他转战屯兵于江汉一带。张宾认为此举不可,提出北兵不习于水战,也不适应江淮、江汉间的气候水土的客观不利情况。他劝石勒北还,石勒不从。还将张宾降为参军都尉,领记室,位次司马,专居中总事。

永嘉六年(312年)二月,石勒率领部队构筑垒壁准备南攻建业(今南京)。镇守建业的晋琅玡王司马睿会集江南兵力于寿春(今安徽寿县)。时江淮地区连降大雨,汉军饥疫,死者大半,东晋又派扬威将军纪瞻督率大军集于寿春,军情紧急。

石勒召集部属商议对策,右长史刁膺主张投降,等东晋退兵后再图他计。石勒听后,表情十分郁闷地长啸一声。中坚将军夔安建议先移营高地以避水,石勒说:“将军为什么这样害怕呢?”孔苌、支雄等三十余将官建议:“趁着吴军没有站稳之际,苌等请各将三百步卒,乘船三十余道,夜登其城,斩吴将头,得其城,食其仓米。今年要当破丹阳,定江南,尽生缚取司马家儿辈。”石勒笑著说:“你们这是勇将所采用的方式。”各赐铠马一匹,以示嘉奖。

这些人的想法很不符合石勒的心意,最后石勒只好问计于张宾。

张宾说:“将军攻陷帝都,囚禁了天子,杀害了王侯,抢夺了人家妻女。对人家来说拔光将军你的头发也不足数清你的罪过。你怎么还会想到要给人家当臣子去?你去年诛杀王弥之后,已经不合适在这里驻军。天降霖雨方数百里中,这是提示将军不应该再留在这个地方。

邺(为东汉末年冀州治所,河北平原统治中心)这个地方有铜雀台、金虎台、冰井台三台之固,西接平阳,四塞山河,有喉衿之势,适合将军北迁占领这个地方。伐叛怀服,河北如果安定了,就不会再有出将军之右者。晋之保寿春,是害怕将军前去攻击,今卒闻回军,必欣于敌去,未遑奇兵掎击也。辎重迳从北道,大军向寿春,辎重既过,大军徐回,就不用担忧进退没有地方了。”张宾的一席话说动了石勒。

张宾洞察当时形势,分析到:江汉、江淮均不可作为据点,据点非北方不可。从北方形势来看,关中、河东各有其主,则唯有选择河北为当。石勒经过两次向南进军的实际经验教训,也认识到据点必须选在北方。张宾的谋划,在关键时刻起了关键性的作用,故石勒决策回军北上,在河北一带建立据点。

石勒这时军中乏粮,疾疫流行。石勒经过两次向南进军的实际经验教训,也认识到据点必须选在北方。

在回军北上途中,由于当时民族矛盾尖锐,石勒军队过处,都是“坚壁清野”,所以军士粮饷十分困难。走到汲郡(今河南汲县西南),得到汲郡向冰数千人,隐藏在枋头。石勒将要率军从棘津北渡,怕向冰乘机来攻,便问计于诸将。

张宾说:“如闻冰船尽在水沟中,没有妥善的照顾。我军可挑选勇者千人,诡道潜渡,袭取其船,以渡我大军。大军既渡,则向冰必可擒也。”石勒听从张宾的计策,设伏兵大败向冰,夺取大批军资粮饷,军势得以复振。

张宾建议说:“襄国、邯郸,赵之旧都,依山凭险,形胜之国,可择此二邑而都之,然后命将四出,授以奇略,推亡固存,兼弱攻昧,则群凶可除,王业可图矣”。石勒这次毫不犹豫的听从了张宾的计谋,进据襄国。

“鸿门宴”

张宾在为石勒剪除对手的时候,设了一个鸿门宴,他没有“沽名钓誉学霸王”,而是快刀斩麻除掉了对手。

当时石勒军和王弥军是占据中原汉军中最强的两支队伍。

石勒活捉苟晞后,王弥写信给石勒,故意说:“公获苟晞而赦之,何其神也!使晞为公左,弥为公右,天下不足定。”石勒看出这是骄兵之计,对张宾说:“王弥位重言卑,恐其遂成前狗意也。”

王弥军与晋镇守寿春(今安徽寿县)的将军刘瑞相持,形势危急,而石勒兵攻蓬关陈午不下。王弥请求石勒增援,石勒未许。张宾说:“明公常恐不得王公之便,今天以其便授我矣。陈午小竖,何能为寇?王弥是人中之杰,将来会危害我们的。”石勒遂于是从张宾之言,亲率军往援,击败晋军,斩刘瑞。“弥大悦,谓勒深心推奉,无复疑也。” 

取得王弥的信任后,张宾劝石勒乘机诱而取之,说:“观王公有青州之心,桑梓本邦,固人情之所乐,明公独无并州之思乎?王公迟回未发者,惧明公踵其后,已有规明公之志,但未获便尔。今不图之,恐曹嶷复至,共为羽翼,后虽欲悔,何所及邪!徐邈既去,军势稍弱,观其控御之怀犹盛,可诱而灭之。”

石勒依张宾之计在已吾(今河南睢县东南)设宴请王弥赴宴。王弥不顾部属劝阻,贸然前往。席间,石勒发伏兵杀王弥,后又兼并其部众。转而表奏汉帝刘聪,称王弥系因叛逆被杀。刘聪遣使斥责石勒擅杀大将,目无君王,但因知石勒兵盛,只得又加封其为镇东大将军,督并、幽二州诸军事,领并州刺史,以安抚其心。这样,石勒就除掉了他逐鹿中原时的一大对手。 

自杀王弥后,石勒在名义上仍为汉刘氏之臣,实际上他已经有了自己独立王国。

张宾说:“今我都此,越石、彭祖深所忌也,恐及吾城池未固,资储未广,送死于我。闻广平诸县秋稼大成,可分遣诸将收掠野谷。遣使平阳,陈宜镇此之意。”

石勒又完全从计,命诸将攻掠附近冀州郡县壁垒,征集粮食物资送于襄国。并上表于汉帝刘聪,刘聪得报后加封石勒都督冀、幽、并、营四州诸军事、冀州牧、上党郡公。从此,石勒称雄襄国,改变以往流动作战方式,开始建立自己稳定的根据地,为统一北方、建立后赵政权奠定了基石。

“服人心”

晋建兴元年(汉嘉平三年,313年)四月,石勒命石虎率部攻下邺城。此时,石勒想派一得力人选进行治理,便问张宾:“邺,魏之旧都,吾将营建。既风俗殷杂,须贤望以绥之,谁可任也?”张宾说:“晋故东莱太守南阳赵彭忠亮笃敏,有佐时良干,将军若任之,必能允副神规”。

石勒于是召赵彭为魏郡太守,赵彭到后,哭着推辞道:“臣往策名晋室,食其禄矣。犬马恋主,切不敢忘。诚知晋之宗庙鞠为茂草,亦犹洪川东逝,往而不还。明公应符受命,可谓攀龙之会。但受人之荣,复事二姓,臣志所不为,恐亦明公之所不许。若赐臣余年、全臣一介之愿者,明公大造之惠也。”

石勒听后默然,张宾说:“自将军神旗所经,衣冠之士靡不变节,未有能以大义进退者。至如此贤,以将军为高祖,自拟为四公,所谓君臣相知,此亦足成将军不世之高,何必吏之。”石勒大悦道:“右侯之言得孤心矣。”于是赐其安车驷马,养以卿禄,让其子赵明为参军。

晋建兴四年(汉建元二年,316年)十二月,石勒部将孔苌等攻马严,久攻不下,司、冀、并、兖四州流民数万人在辽西,迭相招引,民不安业。

石勒一筹莫展问计于张宾,张宾说:“马严本不是将军的深仇大恨,流民皆有恋本之志,今班师振旅,选良牧守使招怀之,则幽、冀之寇可不日而清,辽西流民将相帅而至矣。”(《资治通鉴》)。石勒于是将孔苌等召回,以武遂令李回为易北督护,兼高阳太守。马严士卒素服李回威德,相继叛逃。马严害怕而逃,赴水而死,其众归降。从此流民相继归附石勒,石勒大喜,增张宾邑1000户,进位前将军,张宾固辞不受。

“出奇谋”

石勒占据襄国,又占邺城,在河北的地盘越来越大且日益稳固,势力日益强盛,这自然引起了晋朝统治者的警觉。

    晋建兴二年(汉嘉平四年,314年)正月,晋廷以王浚为大司马、都督幽、冀州诸军事,刘琨为大将军、都督并州(治今太原西南)诸军事,并遣使者至襄国。石勒为麻痹王浚,隐匿精甲劲卒,示以虚弱,倍加厚待来使,并还书王浚,伪称将于三月中旬亲赴幽州劝进;同时还致书于枣嵩,为其请授并州牧、广平公,以显其忠。王浚使者回报,说石勒兵力薄弱,无有二心。于是王浚显示出骄怠的状态,不复戒备。

石勒采用了张宾之计,推尊王浚为天子,自愿为藩臣,以骗取王浚的信任。

石勒一方面做着攻伐王浚的准备,一切准备就绪亲率轻骑袭取幽州。军至柏人(今河北隆尧西)时,怕刘琨及鲜卑、乌丸举兵相攻,犹豫之际大军停了下来。

张宾说:“凡是偷袭敌国的,都是要做到出其不意。现在大军几日不行,这时候怎么能瞻前顾后呢?”石勒还在犹豫。

张宾说:“彭祖之据幽州,唯仗三部,今皆离叛,还为寇仇,此则外无声援以抗我也。幽州饥俭,人皆蔬食,众叛亲离,甲旅寡弱,此则内无强兵以御我也。若大军在郊,必土崩瓦解。今三方未靖,将军便能悬军千里以征幽州也。轻军往返,不出二旬。就使三方有动,势足旋趾。宜应机电发,勿后时也。且刘琨、王浚虽同名晋籓,其实仇敌。若修笺于琨,送质请和,琨必欣于得我,喜于浚灭,终不救浚而袭我也。”

石勒说:“我所想不到的,右侯都已想到了,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。”于是派使者送信与刘琨,刘琨果然不但不助王浚,且给予石勒以进军的便利。

三月,石勒军至易水(今河北雄县西北),王浚仍毫无戒备,石勒军迅速到达蓟城。石勒恐有伏兵,先趋牛羊数千头入城,塞住街巷,声言献礼,使幽州兵不能出战,旋即率众入城,杀幽州兵万余人,俘王浚,押送襄国斩首,置守宰,烧浚宫殿而还。

此战,石勒把用间与攻袭相结合,以极小代价一举夺取幽州,为其统一北方创造了有利条件。张宾功不可没。

建立后赵

石勒在张宾等得力干将的辅佐下,几年中消灭北方其他割据势力,统一了北方。

晋大兴二年(319年)石勒积极准备称王,十一月,由石虎、张宾等文武129人联名上疏,请石勒称尊号,依刘备在蜀、魏王在邺故事,石勒接受了这个建议,即位自称大单于、赵王,改元称赵王元年,即以襄国为都城。由于汉主刘曜此前已经改国号为赵,史称前赵;故称石勒所建为后赵。

统治地区包括河北、山西、河南、山东、陕西以及江苏、安徽、甘肃、辽宁部分地区。后赵建国,以襄国为京都,设天下为三州二十四郡,石勒修建襄国城,城墙可卧牛,故称卧牛城,建平城四周有四个子城拱卫,以年号称做建平大城,石勒引达活泉水周流城内,城开四门,以北苑作为襄国大市。

襄国城经十八年建造完工。石勒于建平城内修建建德宫,豪华无比,石勒是羯人,称皇帝又称单于,故建德宫兼汉族皇宫风格和北方游牧民族风格,当时的后赵京都襄国人口达70万,是北方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,堪为名城。

石勒设置太医、尚方、御府诸令,修建正阳门,又增置宣文、宣教、崇儒、崇训等十余所小学于襄国四门,简选将佐豪右子弟百余人为学生而教之,并兼为击柝的卫士,还设置挈壶署,铸造丰货钱。不久,石勒下令指出,在大乱之后,律令烦琐,应采集其中的必要者,作为施行条制。即令法曹令史贯志,制订辛亥制度五千文施行。

石勒称赵王后,进行了一系列的政权建设,他对张宾十分信任,封张宾为大执法专总朝政,位冠官僚首位。官僚和州郡每年各举秀才、孝廉以至贤良、直言、武勇之士各一人。确定士族品级,选举贤才,吸收汉族地主阶级分子参与政权,石勒还以张宾管领选举事宜。“任遇优显,群臣莫及;而廉虚敬慎,开怀下士,屏绝阿私,以身帅物,入则尽规,出则归美。勒甚重之,每朝,常为之正容貌,简辞令,呼曰右侯而不敢名。”

英才早逝

永昌元年(322年),张宾去世。石勒追赠张宾为散骑常侍、右光禄大夫、仪同三司,谥曰景,配享丞相同等待遇。下葬时,石勒送于正阳门,望之流泪,对左右说:“天欲不成吾事耶?何夺吾右侯之早也。”

张宾碑上现遗存残留文字“勒亲临哭之,张宾,张宾!天何丧其早也!……”清晰可读。

张宾死后,石勒与程遐等议事,常常会有不合他的心意事发生。石勒这时候自然就想起了张宾。他感叹说,“右侯舍我去,令我与此辈共事,岂非酷乎!” 

《资治通鉴》载:石勒以张宾为师。时“张宾任遇优显,群臣莫及……勒甚重之,每朝,常为之正容貌,简辞令,呼曰右侯而不敢名”。

建平元年(东晋咸和五年、公元330年)二月,石勒就进而称赵天王,行皇帝事。同年九月,正式即皇帝位,臣下也升官晋爵。张宾期待的伟业他没有看见。

张宾不仅是东晋第一流的谋士,也是中国历史上谋士的杰出代表,史书称其一生“机不虚发,算无遗策,成勒之基业,皆宾之勋也。”

张宾留下的典故:谦虚谨慎。

《晋书·张宾载记》:“封濮阳侯,任遇优显,宠冠当时,而谦虚敬慎,开襟下士。”成语“谦虚谨慎”就来源于张宾的事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7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